墨染残暮_消失期

18年6月。
等待我,请等待我。

自白

第一人称,全程露的自言自语,略病,全程黑化。出发点是想写写被压抑的和在暗处的,酝酿了半天情绪结果写了两行还是怂回去了。

一个有趣的小细节:结束这篇文章是因为我真的饿了要去吃点东西……其实我本来想写得再刺激一点儿……


  我渴望着你。

  我所日夜思求的不是你的灵魂或肉体,或二者兼有,而只是你。

  我爱慕你的一切,你的眼睛你的唇舌你的手指和小腿,你呼吸过的空气和留给我的记忆。你的慷慨和冷酷都为我所爱,你的心和灵魂令我心荡神驰。我注视你时双眼仿佛被夺走,一旦移开目光,空洞就会啃噬我的每一寸灵魂;我亲吻你时仿佛濒死脱水的人在痛...

一个关于贝加尔湖的脑洞。国设还是非国设看个人理解。


  “……好久不见,伊万。”他吐出一口白气。

  对方的目光投向他身后远方的碧空。天际澄澈得像贝加尔湖的水,清冷,明净,深邃。

  雪逐渐消融。冷水嘀嗒一声砸进湖水,逃遁无踪。

  “好久不见,基尔伯特。”他终于回转目光对上基尔伯特的眸子,微笑。

  那是一个克制而疏离的,淡漠一如这初春的微笑,不再像个孩子般放肆而亲昵,不再缠绵缱绻难以摆脱。 

  基尔伯特忽然就记起那年伊万带他来看...

无休无止的兵戎相见和握手言和,横眉冷对和并肩前行。

但谁都胸怀坦荡,没谁辜负了谁。只因那与善恶和真理毫无干系。

只是存在着,要走下去而已。

仅此而已。


那儿下着漫天的大雪。

他们打累了,就搂在一起睡着了。

这就是我对露普的所有想象。到此为止。热泪盈眶。

摸鱼

  安娅推开门时看到尤露希安跪在地板上努力去看柜子底层的东西,一脑袋银色的长头发泻了一地,不注意看还以为她是心脏病发作倒在地上了。

  “……你看到那个带盖子的玻璃罐子了吗?到处都找不到它。”尤露希安直起腰板舒了口气,翻着眼睛看天花板。“不然我们就得喝漱口水味的薄荷茶了……我惨死的薄荷可不能就这么结束它们的一生。”

  “你的薄荷死了?”安娅从橱柜的最里面拉出一只罐子递给尤露希安。

  “染白粉病死了。大概是因为这该死的弱光照和不通风,所以它‘发霉’了。”她指指桌上几根覆盖着白色菌丝的薄荷,耸了下肩。“今晚有...

  基尔伯特打了个喷嚏。

  又一个。伊万抬头瞄了他一眼,继续看刚才被打断的那一行。

  再一个。

 伊万起身去给基尔伯特倒了杯热水,把马克杯推到基尔伯特面前时桌布上留下了一片弧形的水渍。基尔伯特咕哝着说了句什么,然后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你该多穿点衣服。俄/罗/斯的气候对外乡人一向不太友善。” 

  “哦。”基尔伯特说。眼睛没有离开面前那张纸。


  事实证明伊万是正确的,因为从下午开始头痛和发烧就找上了他。动作幅度稍大一点就像把脑神经...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聂鲁达(Pablo Neruda)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远去,

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像我灵魂,一只梦的蝴蝶,

你如同忧郁这个字。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好像你已远去。

你听起来像在悲叹,一只如鸽悲鸣的蝴蝶。

你从远处听见我,我的声音无法企及你。

让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静无声。

并且让我借你的沉默与你说话,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简单如指环。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

朔冬

初衷其实是想写打戏,可惜写出来简直就像两个小屁孩儿推推搡搡……

将近两个月没写他俩结果退步得厉害……一中午写出来的,只是一篇摸鱼……


  枪被弹壳卡住了。

  基尔伯特索性把那碍事的玩意儿扔到一边,靴子里藏的匕首终于在此刻派上了用场,他几乎是凭着征战多年那股子不怕死的勇气冲了过去。伊万似乎没料到对方会放弃手枪选择背水一战,扣下扳机时愣了下神,子弹擦着基尔伯特的脸颊飞过去,擦出一道带着硝烟味的血痕。有点痒。

  好啊。舍命陪君子。

  手里的枪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啪地落在几米外的残垣断壁旁。伊万随手捡了根...

所有伟大的爱都曾濒临死亡。因为你曾经尝到过失去有多痛苦,才会爱得更加死心塌地。

星夜

闭关之前最后一篇。


-


  伊万仰面躺在摇椅上。一天的公务轰炸下来,他的大脑就像个过载之后突然断电的机器,咔吱咔吱卖力运转了一整天,现在在一片死寂里安静地散热。黄昏中残余的夕光四处漫溢,他把围巾拽松了一点儿。

  基尔伯特趿拉着拖鞋走过来坐在他旁边那把椅子上,路过他身旁时掀起一阵短暂的空气流动,他嗅到洗衣粉和微潮的汗味。

  伊万什么也没说,只是对着太阳沉下去的方向发呆。大脑要说是完全空白也不对,他的脑海里只是单纯地飘过一些片段和词语,好像根本没有意义又仿佛若有所指。他没心思再去琢磨,任自己在胡思乱想里四处漂流。...


フユノ

网易云最近总是推些很雪兔的歌……听得想哭

歌手: ヒトリエ

揺らいだ揺らいだ,
摇曳着 摇曳着,
冬の風に踊る街模様,
冬风中舞动的街景,
溶かした溶かした言葉 ,
溶化了的 溶化了的话语,
届けたい届けたいのだけど,
想要传达到 尽管想要传达到,
私は私は,
我在 我在,
冷たい季節に夜を待っていた,
寒冷的季节中等候着夜晚,
揺らいで揺らいでこころ ,
摇曳吧 摇曳吧,
乾くんだってわかってても,
即便知道 内心 会干涸啊,
それはそれは,
那是 那是,
切ないという名前の感情よ,
叫做难过的感情哦,
あなたあなたそう言って,
你那样 你那样 说着,
口元を緩めたの,
放松了嘴角,
なぜかなぜか切なくて,
为什么 为什么 如此难过,
こ...

1 / 3

© 墨染残暮_消失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