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残暮_消失期

18年6月。
等待我,请等待我。

非国设,柏/林攻克战背景。不知所云的摸鱼,即兴创作完全没修改过。有借鉴。 
 
 尤利娅看见路德维希好奇中有带点恐惧的目光时还是把手里的匕首放下了。 
 她的弟弟还年幼,应该好好活下去长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而不是流离失所生死未卜,或者和她一起死在这里。 
 她在衣柜里找到了母亲多年未穿的舞裙,华美的裙子像月光一样在她的指间静静流淌,丝绸倾泻一地。那裙子适合的是她母亲那样丰腴婀娜的身段,而不是她还未长成的身躯。她才十五岁,胸部还是两颗刚刚隆起的青涩果实,撑不起那件缀着蕾丝,拖着长长裙摆的礼服。 
 但她还是穿上了...

忙到忘记昨天是自己生日,好像除了我爸妈还真没人记得……

行吧,祝我生日快乐。十七啦。


八爷说的那个像个笨蛋一样把呼吸装进易拉罐的家伙是我没错了……

“你热爱自然?”基尔伯特嗤笑。“年轻人,你并不是真正热爱自然。她是个一丝不挂的妞儿,同时对自己有多美一无所知。不幸的是她同时也是掠食者,随时准备把你撕碎之后吃进肚子。你被她的美貌吸引,却不知道她那双看似柔弱的手剖开过多少傻小子的肚皮。趁现在还不晚,玩儿两天然后回去吧。这里不适合你。”

  伊万微微一笑。

  “和一个绝色美人上床,只不过事后得拔腿就逃,万一她追上来还得打碎她的牙以免她咬断自己的脖子。说实话这场交易听起来不赖,基尔伯特。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你猜错了,小子。本大爷是被放逐到这里来的。”基尔伯特收起玩世不恭的笑...

自白

第一人称,全程露的自言自语,略病,全程黑化。出发点是想写写被压抑的和在暗处的,酝酿了半天情绪结果写了两行还是怂回去了。

一个有趣的小细节:结束这篇文章是因为我真的饿了要去吃点东西……其实我本来想写得再刺激一点儿……


  我渴望着你。

  我所日夜思求的不是你的灵魂或肉体,或二者兼有,而只是你。

  我爱慕你的一切,你的眼睛你的唇舌你的手指和小腿,你呼吸过的空气和留给我的记忆。你的慷慨和冷酷都为我所爱,你的心和灵魂令我心荡神驰。我注视你时双眼仿佛被夺走,一旦移开目光,空洞就会啃噬我的每一寸灵魂;我亲吻你时仿佛濒死脱水的人在痛...

一个关于贝加尔湖的脑洞。国设还是非国设看个人理解。


  “……好久不见,伊万。”他吐出一口白气。

  对方的目光投向他身后远方的碧空。天际澄澈得像贝加尔湖的水,清冷,明净,深邃。

  雪逐渐消融。冷水嘀嗒一声砸进湖水,逃遁无踪。

  “好久不见,基尔伯特。”他终于回转目光对上基尔伯特的眸子,微笑。

  那是一个克制而疏离的,淡漠一如这初春的微笑,不再像个孩子般放肆而亲昵,不再缠绵缱绻难以摆脱。 

  基尔伯特忽然就记起那年伊万带他来看...

无休无止的兵戎相见和握手言和,横眉冷对和并肩前行。

但谁都胸怀坦荡,没谁辜负了谁。只因那与善恶和真理毫无干系。

只是存在着,要走下去而已。

仅此而已。


那儿下着漫天的大雪。

他们打累了,就搂在一起睡着了。

这就是我对露普的所有想象。到此为止。热泪盈眶。

摸鱼

  安娅推开门时看到尤露希安跪在地板上努力去看柜子底层的东西,一脑袋银色的长头发泻了一地,不注意看还以为她是心脏病发作倒在地上了。

  “……你看到那个带盖子的玻璃罐子了吗?到处都找不到它。”尤露希安直起腰板舒了口气,翻着眼睛看天花板。“不然我们就得喝漱口水味的薄荷茶了……我惨死的薄荷可不能就这么结束它们的一生。”

  “你的薄荷死了?”安娅从橱柜的最里面拉出一只罐子递给尤露希安。

  “染白粉病死了。大概是因为这该死的弱光照和不通风,所以它‘发霉’了。”她指指桌上几根覆盖着白色菌丝的薄荷,耸了下肩。“今晚有...

  基尔伯特打了个喷嚏。

  又一个。伊万抬头瞄了他一眼,继续看刚才被打断的那一行。

  再一个。

 伊万起身去给基尔伯特倒了杯热水,把马克杯推到基尔伯特面前时桌布上留下了一片弧形的水渍。基尔伯特咕哝着说了句什么,然后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你该多穿点衣服。俄/罗/斯的气候对外乡人一向不太友善。” 

  “哦。”基尔伯特说。眼睛没有离开面前那张纸。


  事实证明伊万是正确的,因为从下午开始头痛和发烧就找上了他。动作幅度稍大一点就像把脑神经...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聂鲁达(Pablo Neruda)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远去,

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像我灵魂,一只梦的蝴蝶,

你如同忧郁这个字。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好像你已远去。

你听起来像在悲叹,一只如鸽悲鸣的蝴蝶。

你从远处听见我,我的声音无法企及你。

让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静无声。

并且让我借你的沉默与你说话,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简单如指环。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

朔冬

初衷其实是想写打戏,可惜写出来简直就像两个小屁孩儿推推搡搡……

将近两个月没写他俩结果退步得厉害……一中午写出来的,只是一篇摸鱼……


  枪被弹壳卡住了。

  基尔伯特索性把那碍事的玩意儿扔到一边,靴子里藏的匕首终于在此刻派上了用场,他几乎是凭着征战多年那股子不怕死的勇气冲了过去。伊万似乎没料到对方会放弃手枪选择背水一战,扣下扳机时愣了下神,子弹擦着基尔伯特的脸颊飞过去,擦出一道带着硝烟味的血痕。有点痒。

  好啊。舍命陪君子。

  手里的枪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啪地落在几米外的残垣断壁旁。伊万随手捡了根...

1 / 3

© 墨染残暮_消失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