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残暮_复健期

形影相吊。

主Aph雪兔/Marvel Stucky
杂食GGAD/FGO所罗门相关/闪恩/月球萨莫
正在复健

谢谢你们喜欢我。

看了一眼44fo了,那就提前50fo贺吧(啥

最近写不出东西……大家有想看的梗可以在评论里说,有戳到我的我就写,当然我还在复健质量可能emmmm……

(用别人的点文复健你这个混蛋

总之先谢谢不嫌弃我的小伙伴

雪兔青鬼实况的观后感

是一些主观臆测,胡说八道词不达意,慎戳


又刷了一遍雪兔的青鬼实况,这俩为啥这么可爱啦

评论里总结的露总是“啊,他们应该死了吧”而普一般会“你啊……”但是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普还是“他的脚扭伤了所以带着跑会很麻烦”,所以说露其实是悲观主义者吗……虽然我早就知道普的实用主义属性但还是被戳得要死……

还有面对线索时的态度,普更倾向于就现有条件做到最好,而露……随心所欲?这里应该是露更理想化带来的区别。比如“啊,是棍子,这样该能揍死那个家伙了吧” “真是微妙地想嘎嘣掉呢”,还有一旁普的吐槽“如果是你的话我觉得窜进游戏里把那家伙korukoru掉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是普通的猫的...

夜航

摸鱼,最近总是晚上睡不着躺在床上用手机现打,明明困得要命……

基本剧情就是这俩晚上去外边划船浪荡结果翻船(bushi)了,难得地玩得很开心还对着对方傻笑,我发誓这是糖


  船桨划破水面的声音溶在空气流动的声音里,伴随着这声音船向前缓缓破开水中的宇宙,水波碎成无法辨认的月影星光。皓月疏影在水面上聚散分合,仿若那湖面之下的世界正动荡不宁。

  挂在船头的灯火摇曳不止。

  基尔伯特一个猛子从船上扎进水面,水花湿了伊万的围巾。不知道是谁在笑。湖下的世界碎掉了,明亮的银色光芒在破碎的平面上显得流光溢彩。风裹挟来草木和泥土新鲜得微微...

摸鱼,没什么深意,甚至没考虑措辞也没改过,只是想夸安雅是仙女(你

食用愉快


  安雅和尤露希安手挽手走上桥廊时并没意识到环尾狐猴的存在。

  一声吆喝响起。狐猴们纷纷从林梢上飞跃而起,被扰动的叶子哗啦啦地响,小小的狐猴在叶子里蹭来蹭去,露出半截尾巴和小脑袋。尤露希安尖叫起来,就像小时候她第一次看见安雅一样。她受不了这么可爱的小东西,小奶狗,小奶猫,坐在茶杯里露出两只耳朵的小兔子,不安分的仓鼠和圆滚滚的肥啾,虽然平心而论后者仅仅是她的个人喜好。

  一只小狐猴跳到扶木上,盯着尤露希安看。尤露希安兴奋得直掐安雅的胳膊,而安雅好...

我考完啦诸位!久等久等!

接下来就是看书复健等等,大家的点文我没有忘,我都记得的……七月之前还要被爸妈拉出去玩填志愿等等,正式开始写正经文可能是在七月份,复健期间会有小段子掉落www

谢谢你们喜欢我,我会努力的ww

睡不着,写个段子。

叙事时间是冷战时期,对话内容是窝窝兔。内容涉及战争,两个人都有不干净的地方,慎入


  “我曾对你说过什么,基尔伯特,我曾对你说过什么?”伊万的声音轻柔而冷漠,它们贴在基尔伯特的耳畔,萦绕不去。“我说求求你,基尔伯特,这与他们无关,求求你。”

  伊万沉默。微笑。留给基尔伯特一点回想的时间。

  “然后你说,我无权决定,布拉金斯基。你对他们开枪。对我开枪。那孩子拼命抓住我的手,求我救救她。基尔伯特,你听到过数以千万计的惨叫和求救声同时在脑海里炸响时的声音吗?那比炮击要响亮多了。”...


【百日雪兔/ Day29】遥夜沉沉

雪兔无差,国设,主叙事线的时间是现在

Side A是基尔伯特视角,Side B是伊万视角。夜既是时间概念,也是基尔伯特丢失自己的象征

起码一年没好好认真写东西了,这篇真的特别意识流而且还夹叙夹议带抒情(考场作文写太多),情节破碎体裁不清,ooc和不好吃都是我的锅

  @百日雪兔集聚地 


Side A

  那是一个夏夜。

  风不停地把窗帘掀起又卷走,纱幔在空气中飘摇不定。房间的楼层很高,他们的脚下是阑珊灯火,头顶是浩渺星河。空气微凉,如水在身侧流动。

  基尔伯特听到远方火车鸣笛。听...

给阿墨的小小表白

第第第第第一次收到长评!我我我我我永远喜欢阿夜!我只是在群里小小问了一句阿夜就给我写了1500+的长评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她超可爱!吹爆她!

Cruz:

 @墨染残暮_消失期 


说起来跟阿墨认识其实是在雪兔百日才认识的,认识之后他真的是个很可爱的人了,就是偶尔黑了点x


来,墨老师问了大家怎麽看他的文的,写个小论文给老师表白了!


说阿墨的文我最喜欢的就是那篇女孩子经痛的日常了。

要知道,我是一个不怎麽看GL的人,即便那也还是雪兔,基本看到就是滑过不点进去看的。但是阿墨描写的有那麽平易近人、有那麽温暖祥和。我能体会到安雅经痛的痛,...

随手摸个鱼,是女孩子们的日常,甜得发腻


  尤露希安醒来时天还没亮,安雅在身旁辗转难安。她摁亮手机屏幕,六点半了。

  “安雅?”尤露希安还没醒透,声音沙哑模糊如这黎明。“拜托,今天是周末,你可以再多睡一会儿……”

  “尤露,”安雅的声音犹犹豫豫,出奇的小,而且还说不出是不是正在细微地颤抖。“我又痛经了……”

  尤露希安一下子坐了起来。

  “你醒多久了?为什么不跟我说?老天啊你一定是疼醒的!”尤露希安抓乱了自己的头发又用手指勉强梳了两下,这让她看上去像只困惑又愤怒的狮子。...

短打 即兴写作 露单箭头普

看成是非国设角色处在国设的处境会比较合理,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在把角色置于一种超现实的环境下讨论压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跪倒)

含有强烈的个人感情色彩,有少量dirty talk


  “我爱你,对不起我爱你……对不起……”

  他跪在地上。他哭得声嘶力竭。

  谁也看不见。谁也听不见。就像是空气和光都被抽走了,他把自己锁进了一个恒星和大气都无法触及的地方。

  无法触及。

  “我不该喜欢你……对不起。”...


1 / 5

© 墨染残暮_复健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