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残暮_消失期

18年6月。
等待我,请等待我。

自白

第一人称,全程露的自言自语,略病,全程黑化。出发点是想写写被压抑的和在暗处的,酝酿了半天情绪结果写了两行还是怂回去了。

一个有趣的小细节:结束这篇文章是因为我真的饿了要去吃点东西……其实我本来想写得再刺激一点儿……


  我渴望着你。

  我所日夜思求的不是你的灵魂或肉体,或二者兼有,而只是你。

  我爱慕你的一切,你的眼睛你的唇舌你的手指和小腿,你呼吸过的空气和留给我的记忆。你的慷慨和冷酷都为我所爱,你的心和灵魂令我心荡神驰。我注视你时双眼仿佛被夺走,一旦移开目光,空洞就会啃噬我的每一寸灵魂;我亲吻你时仿佛濒死脱水的人在痛饮毒酒,用短暂的接触缓解无法将你尽数占有的痛苦。

  看见你时我仿佛只看到我的痛苦,甜美的欢聚只会让随之而来的别离成为凌迟,那是我痛苦的根源。我的渴求与你的意志相悖,而后者不在我对未来的计划之中。

  我无法与你相拥或接吻却感受不到那堵碍事的墙,我不能在任何形式的交流中感知到你。雪原无法被逾越,冰霜横亘其上。而接触和诉说对我来说如同食物香气之于饥民,只会让饥饿更加猖獗。

  我无法消融冰雪或穿越雪原。

  但我渴望以你滚烫的鲜血融尽每一处冰川,我渴望用你坚硬的骨骼击碎每一块雪岩,我渴望用你的肉体喂饱我永无餍足的内心,即便那很可能只是杯水车薪。但我依然想要拥有和占有你的一切,你拥有的一切,你带来的一切,关于你的一切。

  我时常想象我们支离破碎的躯体相拥入葬,那样我便能触摸你的心脏和骨骼,注视你破碎的心和大脑,我们的痛苦会相互溶解,界限会破碎消隐。我急切地盼望撕裂你,揉碎你,用我的每一寸肌肤感知你的存在和我的。我能听见的每一个声音都在叫嚣着要将你勒进我的骨血,将你拆吞入腹。似乎是本能在怂恿我去打碎我们之间的墙,即便那会使你我都遍体鳞伤。

  我的心仿佛已经变成熔岩,熔化破碎之后流淌出来,所过之处寸草不生。而它本身却仿佛置身冰窟,所见的一切都是冰冷无色的。

  就让一切都燃尽吧。毁灭的目的是融合。当我们都成为碎尸块――不,那还不够――当我们都成为灰烬,骨殖被碾成齑粉扬进空中,那时分别便不存在,而我将与你存在于每一个角落。

  我渴望着你。

  我渴望着你啊。基尔伯特。


  Fin.


说个笑话:普:“我也这么想。”

评论
热度(16)

© 墨染残暮_消失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