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残暮_复健期

形影相吊。

主Aph雪兔
杂食GGAD/FGO所罗门相关/闪恩/月球萨莫/Marvel Stucky
正在复健

谢谢你们喜欢我。

非国设,柏/林攻克战背景。不知所云的摸鱼,即兴创作完全没修改过。有借鉴。 
 
 尤利娅看见路德维希好奇中有带点恐惧的目光时还是把手里的匕首放下了。 
 她的弟弟还年幼,应该好好活下去长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而不是流离失所生死未卜,或者和她一起死在这里。 
 她在衣柜里找到了母亲多年未穿的舞裙,华美的裙子像月光一样在她的指间静静流淌,丝绸倾泻一地。那裙子适合的是她母亲那样丰腴婀娜的身段,而不是她还未长成的身躯。她才十五岁,胸部还是两颗刚刚隆起的青涩果实,撑不起那件缀着蕾丝,拖着长长裙摆的礼服。 
 但她还是穿上了。 
 为了活下去。 
 活下去。 
 
 伊万看到尤利娅穿着不合身的礼服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时不由得笑出了声,那件不合身的裙子空荡荡地挂在她身上,显得那年轻的女孩儿寒酸而滑稽。很明显她不知所措但却强装镇定,她抿着嘴唇视死如归地盯着他,想要干什么呢?难道她觉得委身于他们就能避免一切伤害吗?难道她以为,她能够凭一己之力抵挡所有可能到来亦或是终将到来的厄运? 
 这孩子真是天真,天真而又勇敢。那双赤色的瞳孔依然清澈锋锐,苦楚和磨难还没能黯淡她的光芒。 
 伊万脱下了自己的大衣披在她身上:“穿好衣服,至少现在您还用不着牺牲自己。我们不伤害妇女和儿童,年轻的小姐。” 
 他望向东边,光线笼罩下他淡紫色的眸子染上了一层迷蒙的光,尤利娅说不清她从那双瞳子里看到了什么,但那让人隐隐地害怕。 
 “但后面来的那些人,他们是彻头彻尾的混蛋。” 
 尤利娅冻得打了个哆嗦。 
 伊万稍稍扬起了嘴角,“您应该去换件厚些的衣服,然后带好您需要的东西,趁早躲起来或者去投奔什么能够保护您的人。”然后他叹了口气。“一位像您这样勇敢的女士不应该太早受到来自生活的摧残,懦弱常诞生于接二连三的失败和不幸中。我尊重您,因为您的勇气和无私。” 
 尤利娅笑了。 
 “苏/联/军/队里居然混进了一个哲学家?我猜他们并不需要你的同情心和端正的价值观吧。你们不是只需要对敌人冷酷无情就够了?我的亲人杀死你的,你又杀死我的至亲,而如今你对我说‘我尊重您’!看在上帝的份上,如果这是一出戏,那也太滑稽了。我们是在创造宣传素材吗?为了你们能够冠冕堂皇地对后世宣告‘这是一场正义的战争,是一场必需的反击,我们不计前嫌,唯一所求就是终结这场战争’,但是想打仗的可不是我!我只想活下去!您要是真的尊重我,就请还给我从前那些日子!” 
 伊万的眉眼淡下来。 
 “夺走您那些日子的并不是我们,而是您的国家。我同情您是因为您不该遭此厄运,您说了,您不想打仗。我也同样,但走到这里,我从未后悔。我必须为苏/维/埃讨回她失去的。而您所失去的东西,苏/维/埃没有义务偿还。” 
 他背起枪,离开了尤利娅的家。 
 “日子还长,您应该照顾好自己。以后的这种日子,还多得是。” 
 伊万离开了。

评论(4)
热度(26)

© 墨染残暮_复健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