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残暮_复健期

形影相吊。

主Aph雪兔
杂食GGAD/FGO所罗门相关/闪恩/月球萨莫/Marvel Stucky
正在复健

谢谢你们喜欢我。

Nightmare

Attention:负能量爆棚。露娘濒临精神崩溃。尤露很惨,安雅更惨。




  像熔化的冰晶也像凝结的朝露,安雅的脸颊上扑簌簌落下几滴水珠,如同朝生暮死的蜉蝣争先恐后地扑向死亡般在重力的牵引下扑向地面,砸成几瓣,溅起的残尸向四周飞散,再摔一次,再摔一次,直至粉身碎骨,直至再无踪迹。

  安雅低头盯着那几个深色的圆点看,视线模糊了又清晰,模糊了又清晰,镜头无数次聚焦,捕捉到的却总是一片模糊的光影。

  算什么。


  安雅的胳膊被抓住的时候她几乎条件反射般甩开了对方,她颤抖着抽噎,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

  一片风中的叶子。

  “你会说什么……你想说什么?闭嘴我什么都不想听!你们走开!走开!”安雅捂着耳朵声嘶力竭地尖叫,她一次一次地躲避尤露希安,躲避她曾经千百次渴求的拥抱。

  “冷静下来好吗?我们真的需要谈一谈——”

  “离我远点!!我要跳楼,我真的会跳下去!走开!”安雅爬上了窗台,风掠过她凌乱不堪日渐稀疏的发梢,掠过她泪痕憔悴的脸颊,揉皱她的睡裙,仿佛下一秒就会卷过这个年轻的生命,将她抛向地面。

  将她拉入深渊。万劫不复。

  “我不过去,安雅我发誓我真的不会过去——你先下来,你先下来好吗别掉下去我求求你了安雅——”

  “出去……出去!”安雅的喉咙都快要扯碎了,尤露希安半是担忧半是受伤地望了她一眼,还是阖上了门。

  而安雅颓然倚在窗框上,仿佛一下子被抽去了全身的力气。

  快要下雨了。泥土潮湿的腐烂气息一阵阵地袭来,地狱借着空气直攀而上,拖拽着安雅的手腕和脚踝,将她禁锢在泥土中,强迫她活着腐烂。

  安雅一下子跳下来,死死关上窗户。她想吐。她揉搓着自己的手腕,就好像几秒前那里被浑身泥水的丧尸抓过。

  尤露你放手吧。你救不了我。

  谁也帮不了我。别把自己搭进来。

  走吧。快走。


  尤露希安被安雅赶了出来,还是不敢走得太远。大概能看见那个白色的影子飘下了窗台,她才慢慢地晃啊晃,晃到了超市。

  家里易碎的和不易碎的都被安雅又摔又砸扔得差不多了,上一回这个样子安雅还用玻璃碎片割了一次手腕,黑红色的血溅了一地。尤露希安使了浑身的力气才把安雅抱下楼,因为安雅还在不停挣扎,杯子碎片差一点割伤尤露希安的脸。但是安雅手里的碎片真的划破了尤露希安的手指时,安雅看着尤露希安汩汩冒出来的血,丢了碎片哭着抓着自己的头往墙上撞,喃喃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尤露希安那时开始才觉得安雅不对劲。

  那之后安雅很是安静了两天,不说话也不再哭闹,安静地照顾尤露希安,安静地睡觉,醒来呆坐,再睡觉,尤露希安叫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只是不说话。

  有时尤露希安半夜醒来会听见安雅压抑着小声饮泣,把自己蜷在床的另一头,离尤露希安远远的。她问安雅怎么了,她蹲在安雅面前看着安雅的眼睛,安雅闭上眼睛不看她,安雅躲避她的触碰,安雅什么也不曾说过。

  安雅什么也不曾吐露。不是寂静无声,就是嘶声尖叫。

  有时尤露希安也会变得暴躁,她也大声质问安雅,也扳着安雅的肩膀问她究竟做错了什么要受到这样的对待,那时安雅不说话,那时安雅看着她的眼神就像小孩子看着亮出的匕首,惊惶疑惧,怯懦至此。

  尤露希安带她去看医生,她像个任人摆布的木偶,不说话,看着窗外。那眼神缥缈而寂寞,绝望而炽热。尤露希安也看窗外,那里一片灰白。是阴天,什么也看不到。

  安雅不曾说话。

  除非赶尤露希安走。


  尤露希安买了几个树脂的杯子和盘子回来,小心兮兮地开门走进来,防着又一个杯子砸在头顶或者别的什么位置。还好,安雅睡着了。她蜷在垫子上,是子宫里的睡姿。

  尤露希安轻手轻脚地把杯子码在一起时听见安雅在呓语着什么,她以为是安雅睡醒了在要水喝,走近一听才发现是梦呓。

  安雅睡得很不安稳。

  “逃……快逃……”

  尤露希安蹙眉。

  “尤露希安!快跑!”

  安雅一下子惊坐起来,攥着尤露希安的衣角死命地推着她。安雅挣扎着,惊惶地喊叫着,如同一只受惊的母鸟向幼鸟示警般哑着喉咙嘶鸣。

  “阿妮娅?你做噩梦了吗……?”尤露希安握住她抽搐的手指,而安雅只是拼命呜咽着推开尤露希安。

  “尤露……你走吧……快走……有危险……你相信我……”她抽噎着重复。

  “这儿没有任何东西能伤害我。”尤露希安紧紧握着安雅的手指,她坚定地凝视安雅,而后者只是在摇头。

  “尤露你不明白……你必须离开……我……我现在必须得告诉你……”

  安雅的喉咙突然一阵抽搐,她哽咽着说不出话,只好捂着眼睛阻止眼泪再汹涌着溢出。

  “我梦里那个杀死你的人……是我……”

  尤露希安愣住了。

  安雅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泣不成声:“你夜里睡在我旁边,我有时会被吓醒……然后……然后……”

  安雅发出的惨叫就好像被一具突然出现的尸体吓得没了声,过了几秒钟才撕心裂肺地嚎叫起来的声音。那声音就好像母亲看到自己被杀死的孩子,只能跪在地上摇着头否定这个事实。

  “我想掐死你……尤露……我逼问我自己……我怎么胆敢这样想……可是……”

  安雅的声音本来就小,这个时候更是弱得像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她把脸埋进双手,肩膀抽动着。


  骑士保护的公主变成了怪物。世人会对此说些什么?

  骑士又会对此背叛做何反应?

  无非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亦或是愤而诛之,人们拍手称快。再不然,就是黯然离去,再无踪迹。

  哪一种是安雅想要的?

  还不如在泥土里烂掉呢。安雅哭着哭着突然笑了,大雨倾盆。


End.

评论(4)
热度(21)

© 墨染残暮_复健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