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了翻以前写露普用的本子,意外地看见了好多现在的我绝对写不出来的句子……我的天啊以前那个太太是谁我不认识我不认识……

可以当段子看,第四个片段高虐。


1.“要是不想笑的话就别笑。本大爷总有种错觉——我正在应付的是一只饥肠辘辘却仍然近乎偏执地恪守餐桌礼仪的北极熊。没人告诉你本大爷一向觉得这些繁文缛节很恶心吗?”

2.在枪炮轰鸣之下,无数建筑坍塌人命凋亡,但他们之间的羁绊却屹立于废墟之中,如同一座古老的高塔,成为了寂然的荒原之上唯一幸存之物。以七百年共渡的岁月为地基,以他们共有的孤独与相依为命的温存为砖瓦,这古塔又岂为现世的利益所伤?岁月和性命脆弱如蜉蝣,朝生暮死。人类在时间维度上的视野狭隘如同以管窥天,很难看到那漫漫时间长河中又有怎样的悲欢离合。

3.与生俱来的罪愆与荣耀都是偏见,毫无根据。

4.那天下了雨。

  眼泪鼻涕雨水混在一起灌进喉咙,咸涩难当,呛得他只想呕吐。他扶着树,内脏一阵翻江倒海只差滑过喉管掉在地上。吐到吐无可吐时他依然压抑不住把一切都吐出来的欲望,不断地干呕却只吐出稀薄的唾液。

  就这样把自己吐成一具空壳吧。他这样想的时候心脏的位置一抽一抽地绞痛,胃被拧成一团,皱缩起来。空虚,沉重和疼痛无声地拖拽着他。他睁着一双眼睛,瞳孔迷茫无望却倒映着整个天地,夜里太黑了,他什么都看不见。

  雨拍在脸上,他忘了自己有没有哭。

  等他意识到自己在扯着嗓子像受伤的兽一样嚎叫时已经有人探出头来用极尽粗俗之能事的句子来呵斥他闭嘴,他用更难听的话骂回去。他才不在乎对方会不会像威胁的那样要了他的小命,说不定他还会找上门去制造麻烦。

  对方骂骂咧咧地把窗户摔上时他愣了半晌,跌倒在草丛里。雨还是没有停,冷水湿湿凉凉地沁进裤子,布料黏在皮肤上,头发结成一绺一绺,粘在他的鬓角。

  他笑了,笑着笑着又开始哭,哭到声嘶力竭,到最后实在没力气了,就栽倒在草地上,雨水落下来掉进眼睛里,疼。

  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

评论(5)
热度(43)

© 墨染残暮_复健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