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残暮_复健期

形影相吊。

主Aph雪兔/FGO梅林罗曼
杂食GGAD/FGO闪恩/月球萨莫/Marvel Stucky
正在复健

谢谢你们喜欢我。

Wonderful satire

Warn:短打 不合时宜的比喻与渎神


  “耶稣他妈基督。”基尔伯特忍不住爆了粗,而这一切的原因不过是他在加/里/宁/格/勒的街头碰见了他早就知道会碰见的人。他早知道会碰见伊万,因为他就是想在伊万面前渎神。为什么?谁知道。

  伊万没笑也没被激怒。无趣。

  “基尔伯特曾经是个虔诚的教徒,还为了他的信仰和我打架。”

  伊万从他的鼻子里哼出一声轻笑。他比基尔伯特高,如果站得足够近,基尔伯特想和他对视就只能仰头。基尔伯特直到现在还对这事儿耿耿于怀,尽管这实在是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儿。

  基尔伯特讨厌一切有关臣服的事情。一直如此。

  “你曾经信仰你的神明,如今却在一个异教徒面前亵渎祂,这实在很好笑。绝妙的讽刺,基尔伯特。”

  挖了个陷阱把自己埋了才是个绝妙的讽刺。但斗嘴斗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现在输赢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意义。

  信仰真诚与否也是。只要宗教能派上用处,管他以后会不会打自己的脸,人心是可以修改的。

  所以伊万刚才的反驳是无效的。

  小孩子斗嘴。

  想到这里基尔伯特笑了,从伊万脸上莫名其妙的神情来看他刚才的脸色很可能比发酵的精/液还臭,现在又很可能笑得像个因为终于出局而不用担心下一秒就被黑枪暗箭干掉的傻子。

  “一个活着的死人也是个绝妙的讽刺。出局的局中人,跟本大爷一起喝一杯去?”基尔伯特被自己的俏皮话逗笑了,伊万也是。

  “乐意之至,我的同/性/恋骑士大人。”

  于是他们笑得更大声了。


Fin.

评论(7)
热度(22)

© 墨染残暮_复健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