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残暮_复健期

形影相吊。

主Aph雪兔/FGO梅林罗曼
杂食GGAD/FGO闪恩/月球萨莫/Marvel Stucky
正在复健

谢谢你们喜欢我。

短打 即兴写作 露单箭头普

看成是非国设角色处在国设的处境会比较合理,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在把角色置于一种超现实的环境下讨论压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跪倒)

含有强烈的个人感情色彩,有少量dirty talk



  “我爱你,对不起我爱你……对不起……”

  他跪在地上。他哭得声嘶力竭。

  谁也看不见。谁也听不见。就像是空气和光都被抽走了,他把自己锁进了一个恒星和大气都无法触及的地方。

  无法触及。

  “我不该喜欢你……对不起。”

   谁他妈都知道该死的应该怎么做。可这样并不能说服任何人中止已经开始的爱。那更像是本能或者是低级中枢控制的反射,你不可能凭憋气让自己窒息而死,你也不可能凭意志避免戒断反应。而爱和毒/品有着本质上的差别——戒断反应压根不可能消失,它只会被时间和其他感情冲淡,再冲淡,直到淡得你看不清它,但它不会消失。

  恨不会杀死爱,它只会覆盖爱。一体两面。

  洪水决堤,有毒的真相在体内疯狂地流动。爱情冲碎了拼拼凑凑被虚饰出来的防御,摧毁一切也重建一切。他不敢面对的一切都在疯狂地叫嚣与质问。

  他爱基尔伯特。这就是一切该死的真相。哪怕基尔伯特是个冷血绝情的生存机器,哪怕基尔伯特告诉过他回应是不可能的。他就是没办法停下这该死的呼吸进食饮水一样的爱情——直到他死。

  哪怕有时伊万真的想掐死基尔伯特。他就是没办法停下来。

  哦。这该死的一切。

  伊万哭得就像他要把脑子里所有那些四处涌流的思绪用泪腺清出来,但这不可能。哪怕他哭得脱水结果也不会有所不同,他注定要在此沦陷,无法超脱。

  与基尔伯特根本无关。是他自己掉进了这因果论的陷阱,基尔伯特只不过是契机,是对此一无所知更毫无兴趣的钉子,恰巧但绝非故意待在坑底。

  这根本不是故障。但这会致命。

  或许他生来就注定自毁,如同死亡永远是生命最终的结局。


Fin.

评论
热度(13)

© 墨染残暮_复健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