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残暮_复健期

形影相吊。

主Aph雪兔/FGO梅林罗曼
杂食GGAD/FGO闪恩/月球萨莫/Marvel Stucky
正在复健

谢谢你们喜欢我。

Cocytus

  @酖 觉得阿酖应该会喜欢,姑且算是一篇点文吧......分析见评论

Attention:有一段对恶心场面的描写,可能会引起不适

 

是异常浪漫十五题的“向地下溶洞系统的深处走去”

 

  基尔伯特迈出下一步时意识到自己的鞋子已经湿透了。

  到处都是积水,不时有长相奇异的昆虫迅速躲开手电筒的光线。他走得太远了,谁也不知道他此时身处何方,哪条路是通向哪里的也全靠猜测,但基尔伯特不太在乎这个。从醒来开始就发现自己现在在不知道地下多少米的溶洞中,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这个溶洞系统足够大,一时间倒不至于发现自己被幽禁在一个狭小的洞穴内。负隅顽抗总比坐以待毙好些。

  嘀嗒。

  有水从钟乳石上滴下来,这处洞穴不知道已经存在了多少年头,钟乳石又长又粗,藏在阴影里让人以为是巨兽潜伏在暗处。溶洞里并不安静,不只有水声还有昆虫窸窸窣窣的爬动声,基尔伯特的脚步声在偌大的洞穴中四处回荡,消解成沉闷的回响,像溶洞的低吟。

  不知是在低诉些什么。

 

  基尔伯特转过一个弯道,用灯光驱散了几只毛乎乎的蜘蛛,隐约看见前面有几点微光。开始他还以为是矿石反射的手电筒光,把手电关掉才发现那并不是反射来的光,而是光源。

  光源。

  基尔伯特以为找到了出口,便没再开手电,深一脚浅一脚涉水穿过洞口。水漫过坑洼不平的洞穴,情况不太对,越往里走水就越深了。

  再拐过一个坑道,基尔伯特站在洞口,简直不知此时该作何反应。

  洞里是死路,但溶洞的顶端垂着柳条一般长的透明长丝,水滴状的粘液之间连成一线,亮蓝色的点点微光在丝绦之间闪烁,折射,光影交错。洞里积着很深的水,有周身透明的鱼在基尔伯特的鞋边穿行而过,它们的眼睛早已退化,是无福消受这景象的瞎子。水澄澈透明如清泉,很冷,从脚底泛上来凉意,直透骨髓。

  目眩神迷。

  基尔伯特俯身掬一捧水喝,有鱼在说明这水至少不会让他立刻倒地毒发身亡,至于细菌感染消化道功能紊乱——反正是近期内能找到最干净的水了,至少比俯身去喝水洼里的水更靠谱。

  涉水的声音再度响起,把基尔伯特结结实实吓一大跳。附近无处躲藏,只能冒险进洞躲在洞壁旁,虽然不知道水有多深,只能冒险一试。

 

  本来已经做好舍命一搏的准备,却没想到来人是伊万。虽然并不比猛兽好多少,但至少暂时的安危不用考虑反正伊万不太可能就地把他溺死在水里——

  思绪戛然而止。

  因为伊万在洞口吐得好像要把上辈子吃的东西都呕出来,还有恐惧,货真价实的恐惧。基尔伯特上次看见这个是在莫/斯/科还是列/宁/格/勒来着,记不清了,这类事儿太多,几乎遍地都是,颤抖着的哭泣着的想要活下去的人,生物本能的恐惧,死亡恐惧悲伤愤怒,遍地都是,随便哪里就能抓起来一把,还在向下滴滴嗒嗒。

  伊万已经吐到了连基尔伯特都开始怜悯他的地步,于是基尔伯特勉强抬起被水浸得发沉的腿,试图半走半游到伊万面前给他顺顺气。天知道这水有多深,直淹到基尔伯特齐腰深的位置。

 

 

 

 

 

(Reverse)

  伊万简直怀疑自己下一秒就要在这里再死一次,洞里全是萤火虫吊下来的粘液,无数昆虫的尸体被封在晶莹剔透的粘液里面,猎手在洞壁上虎视眈眈。这还不是最恶心的,水面上翻腾着无数亡者的惨叫和痛嚎,水,那根本就不是水,说是血浆粘液还恰当些,深红色的液体表面还漂浮着鱼的白骨,更糟的是基尔伯特还从水里翻腾出来向他走来,已经死去的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涉水到他身前,他抬头看见那双眼眸,那双如烈火如赤砂的眸子,太干净了,干净得让人害怕。

  伊万很清楚自己已是亡者,这里是横渡生死的科赛特斯。而基尔伯特来此迎接他,如安抚英灵的瓦尔基里。

 

 

Fin.


评论(20)
热度(24)
  1. 饮酖止咳墨染残暮_复健期 转载了此文字
    冲击感。好浪漫啊

© 墨染残暮_复健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