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残暮_消失期

18年6月。
等待我,请等待我。

  我该说些什么,想说的早都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情感太多了。它们像浪头一样扑打过来时我毫无招架之力,事后也从来都不记得要表达些什么。悲伤也好喜悦也罢,刚刚组织成句子就被风吹走,留下我怅然若失,可笑地想要伸手挽留。

  根本是徒劳。

  脑海里剩下的记忆只有风的低语和脸颊上冰冷凄迷的泪痕,执笔写下的也全都是些无关痛痒的句子。

  你问我究竟想说什么。带着点不耐烦的神气。

  而我,千言万语都在嘴边,最后却只颤抖着唇瓣吐出一句,对不起我忘了。

  我只记得,真的太痛苦了。

  真的太痛苦了啊。

评论
热度(1)

© 墨染残暮_消失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