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残暮_消失期

18年6月。
等待我,请等待我。

When everything is done

不敢写国设的原因就是这些。一写国设就疯了一样的发刀,双箭头也没用。

不要说出来。一说,就成了错。




  “我爱你。”

  他说这句话时坐在窗前,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他的大半张脸映在窗户上,很淡的影子,模糊成一片不明晰的色彩。

  “当你不够强大的时候,所有人都将背叛。这种事情你经历过吧,告诉我。”

  伊万冲我扬扬眉毛,我猜想那是肯定的回答。

  “那你就该知道在我们中间没有爱情这回事。你跟我说这些到底是想干什么,苏/联?”

  “抛掉逢场作戏,谁都不在乎谁。对于我们来说,这话没错。”伊万对我笑了一下,然后很快把视线移开了。

  “可是万一有例外呢,基尔伯特。你应该知道爱情这种毒药起效有多么迅速,无论持续的时长是三秒,三天,三年还是三百年都不重要。有那一瞬间就已经足够了。”

  伊万望向窗外,叹息轻得像片雪,在空气里飘着飘着,就融掉了。

  “即使只有一瞬间的心动,也是把自己整个人都交了出去。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你害怕。我们害怕的东西都一样。不怪你。”

  我望向窗外,窗格里一片灰白,北风挟着雪花轻轻叩窗。

  “夜里我常常问自己,这是你吗伊万。这是你做的事情吗。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还算善良的人。可是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会在清醒理智完全自主的情况下做出来我不想做的事情。”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谁又知道答案是什么。

  “不要问我,伊万。我和你是一样的,我们都是上帝的玩偶。”

  “或许吧。”他对我轻轻笑了下,“我累了,基尔伯特。”

  沉默着,沉默着。他浅紫色的瞳子有点迷离。

  “我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伊万。”我说话的声音像一根生锈的辐条折断时发出的垂死哀鸣,很轻。

  他闭上了眼睛,窗外大雪纷飞。

  “我们没有资格。忘掉它吧。那是场噩梦。”

  我的声音很弱,我想自己也快要睡着了。

  “晚安。”



END.

评论
热度(11)

© 墨染残暮_消失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