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残暮_消失期

18年6月。
等待我,请等待我。

寒锋

1.

  她欠身在餐椅上坐下。

  客人并不算多。父亲坐在她对面剥一只蟹腿,她觉得饱了,没再动筷子。斜侧的姑妈担心她不领这次请客的情,苦劝了几次,她只好拎起筷子,拨拉着盘子里的炸虾。

  此时服务员上前询问是否需要收盘子。父亲眼都没抬,一声“收”如同战场上命令士兵冲锋的军官。他可能以为自己还在单位,正在命令无数唯命是从的下属递交文件。她张口想冲那位弯腰收拾餐盘的年轻姑娘道谢。声音还没从喉咙里钻出来姑娘就端起餐盘走了,侧脸看上去有点僵硬。

  下一次来收盘子的不是她。

  父亲依旧低头吃得心安理得。

  她抬头看见灯下吊了很多盘子,月白色的寒光闪得她眼睛发昏。


2.

  她缩进一辆出租车的后座,车里混杂着酒精和呕吐物的恶臭。随后进来的父亲将车门扣上,然后升起了车窗。她只觉得头昏脑胀根本无法忍受,不由得暗自怀疑三分钟前这里是不是还躺着个不省人事的酒鬼。

  她摁下车窗,冷风哗哗地灌进来,总算是有了点可供呼吸的空气。她偷偷觑了眼前座,父亲神色如常。天,难道他们什么也闻不到?她皱皱鼻子。

  车速很快,这莫名让她联想到自己正坐在一匹战马上在古战场里冲锋陷阵。一张张漠然的面孔躲在车窗后掠过身畔。她从没有玻璃遮挡的半扇窗里望出去,看见灰色的天空。

  咔吱一声,刹车一下子被踩到了底。强大的惯性让她的脑袋差一点儿就撞上了前座。司机高声骂了句什么,她没听清。彼时耳机里清亮的女高音抖出一个漂亮的颤音,和着喇叭声盖过了那些粗言秽语。她舒了舒胳膊,耳机线磨在粗糙的衣料上,产生了一串杂音,细小的电流打在耳朵上。

  窗口的冷风割得她脸颊生疼。

  仍是深冬。


Fin.


评论
热度(7)

© 墨染残暮_消失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