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残暮_消失期

18年6月。
等待我,请等待我。

摸鱼

  安娅推开门时看到尤露希安跪在地板上努力去看柜子底层的东西,一脑袋银色的长头发泻了一地,不注意看还以为她是心脏病发作倒在地上了。

  “……你看到那个带盖子的玻璃罐子了吗?到处都找不到它。”尤露希安直起腰板舒了口气,翻着眼睛看天花板。“不然我们就得喝漱口水味的薄荷茶了……我惨死的薄荷可不能就这么结束它们的一生。”

  “你的薄荷死了?”安娅从橱柜的最里面拉出一只罐子递给尤露希安。

  “染白粉病死了。大概是因为这该死的弱光照和不通风,所以它‘发霉’了。”她指指桌上几根覆盖着白色菌丝的薄荷,耸了下肩。“今晚有混合果味薄荷水喝了。冰镇吗?”

  “当然冰镇啊。”安娅咯咯笑了。“不冰镇有什么可喝的。”

  “老天,或许本小姐真的不适合养容易生病长虫的植物……到最后能吃的全都上餐桌了,不能吃的就进了垃圾桶。”尤露希安把柠檬草莓树莓橙子的果肉切成小块码在玻璃罐里,还在不停抱怨。“我怎么就没把自己养发霉?”说着咚咚咚几刀下去把薄荷连杆带叶全剁成了碎末,好像在发泄。

  “你要是停止刷新自己的大脑的话,我打赌你也会发霉的。”安娅把沙发上乱扔着的几本书挪到扶手上好半躺着看书,这期间一张明信片掉了出来。

  尤露希安把薄荷碎末撒进去,厚厚地往上浇了一层蜂蜜,然后用勺子压扁那些水果,让凉水注满那个玻璃罐。果汁在水里和着蜂蜜一起扩散,看着像水里飘开的蜘蛛丝。

  “得了吧,这么说很多人早都已经成了一堆只等着被踢一脚就整个烂掉垮掉的朽骨了。”尤露希安嗤笑一声,啪一声拍上罐子盖然后把罐子放进冰箱。“你找到什么了?看得那么认真。”

  “倘若不是因为你的眼睛,我会把你比做没有星星的夜晚。”安娅轻声念诵着。“写得真好,但不是你的风格啊……?”

  尤露希安不以为意地挥挥手。

  “你喜欢就留着吧。那只是一首抄来的诗,以前好像是要送给什么人的。”

  安娅把它夹了回去。

  “不,还是你留着吧。”她说。

  尤露希安愣了一下,然后好像突然想起来件事儿。

  “安娅,”她笑了,“我怎么给忘了,那个以前是要送给你的。”

  安娅也愣了下,然后和尤露希安一起笑了。


Fin.


评论(9)
热度(24)
  1. 墨染残暮_消失期 转载了此文字

© 墨染残暮_消失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