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残暮_复健期

形影相吊。

主Aph雪兔/FGO梅林罗曼
杂食GGAD/FGO闪恩/月球萨莫/Marvel Stucky
正在复健

谢谢你们喜欢我。

夜航

摸鱼,最近总是晚上睡不着躺在床上用手机现打,明明困得要命……

基本剧情就是这俩晚上去外边划船浪荡结果翻船(bushi)了,难得地玩得很开心还对着对方傻笑,我发誓这是糖


  船桨划破水面的声音溶在空气流动的声音里,伴随着这声音船向前缓缓破开水中的宇宙,水波碎成无法辨认的月影星光。皓月疏影在水面上聚散分合,仿若那湖面之下的世界正动荡不宁。

  挂在船头的灯火摇曳不止。

  基尔伯特一个猛子从船上扎进水面,水花湿了伊万的围巾。不知道是谁在笑。湖下的世界碎掉了,明亮的银色光芒在破碎的平面上显得流光溢彩。风裹挟来草木和泥土新鲜得微微带点腥味的清香,伊万的衬衣角和围巾不安分地描绘风的痕迹。

  基尔伯特哗啦啦地拨开水,谁也不说话。伊万安静地听水和风的声音,鲤鱼浮上来吐出一串气泡,还有芦草彼此间挨过来靠过去。基尔伯特泼了伊万一身水又扯了一下他的围巾,伊万不以为意地笑,基尔伯特也笑。一只鹭被惊飞了,扑棱翅膀的声音从他们的头顶经过,去向远方。

  “嘿,拉本大爷上来。”基尔伯特把手搭上伊万的胳膊示意对方拉自己上来,结果伊万一个重心不稳连船带人翻了个个。两人喝了好几口湖水,趴在翻了的船上笑得喘不过气。

  他银白色的头发湿淋淋地贴在头皮上,基尔伯特想起那些行军用水不足的日子里他也曾匆匆跳进池塘清洗已经干涸的血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又能不能洗去它们。湖水现在可能都还是染血的深碧色,但现在没人在乎这个。谁知道那些血渍的来源究竟是什么。

  至少伊万不在乎这个,至少他们两个没可能清清白白地跳进水塘又清清白白地走出去,不知道为什么这让基尔伯特安心,像那时刚刚被从冰湖里捞上来时一样。那感觉尽管昙花一现,但却无法作假。确确实实地,那就是安心。

  他们把船翻过来,又费了不少力气爬上来,两人精疲力竭地瘫在船舱里,有一点儿冷,但这一刻实在是舒服得过分,没人愿意打破它。风还在吹,船在水面上漂流不止,不知道明天又将去向何处。

  但曦光总会到来,时光奔流不息。向前行进才是最重要的,正如跳下悬崖也是路途。

  黎明的微光在水面上闪烁。


End.

评论(4)
热度(18)

© 墨染残暮_复健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