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残暮_复健期

形影相吊。

主Aph雪兔/FGO梅林罗曼
杂食GGAD/FGO闪恩/月球萨莫/Marvel Stucky
正在复健

谢谢你们喜欢我。

是胡乱摸鱼即兴写作,私心觉得不够好看。

娘塔大学生paro,双向暗恋。



  安雅紧张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就低头看自己的德语笔记。那个德国来的姑娘坐在她对面,耳机里的摇滚歇斯底里。棒球帽底下的赤色眼睛盯着她后面的某个地方,安雅偷偷瞄一眼,以为是在看她,一瞬间又慌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安雅正在心里打鼓,对方却摘掉一只耳机同她搭话。话里无非是闲聊学校的风景食物老师,安雅中规中矩地应答,拘谨得出了一身汗。

  “尤利娅。”

  “什么?”

  “叫我尤利娅就好。”

  安雅一时间有点儿恍惚,恍惚得分不清这是臆想还是梦境——总之她没想过这是真的。


  其实本来什么也没有,日子过得平淡如流水,德语课让人昏昏欲睡,但安雅用十二分的认真把笔记整整齐齐记下来,向来如此也将继续如此。故纸堆能预测未来,有时它们本身就是当下与未来,历史没有太多的可能,它们注定要以另一种方式重复自身。安雅一直这样相信。这就是为什么她身在此处。

  这也是为何尤利娅身在此处。


  “变数固然存在,但只要加以考虑,相似的经历也不是全然没有。它们像是函数。变量与关系指向结果——否则我们为何站在这里争执不休?”

  “为了不被无聊折磨致死?”有人嘲讽地笑。

  银头发的女孩儿不笑,事实上她自始至终毫无笑意更毫无惧意。但安雅害怕攻讦和嘲笑,即使很多时候她都是对的。

  “你对历史根本一无所知。”女孩儿毫不客气地说。“我不想攻击你的立场,但你显然不该说这种不合时宜的话。我们知道,如果所处情势相同,面临的选择也势必相同。但很多时候——对不起——应该是绝大多数时候,当下无法直接复制历史。这时……”

  安雅站在休息室的角落里安静地听。她像中世纪的骑士。安雅心不在焉地想。观点无所谓对错,谁也无法笃定自己持有真理。但那双闪着光的眸子和激动的语气让她动容,她不曾拥有这样的勇气和信心来守卫一样事物,因为善恶未定,优劣不明。但她向往那份近乎于鲁莽的执着,像向往盛夏的极昼。

  那是朝阳的味道。安雅闭上眼睛。


  “尤利娅。”安雅重复。

  “对。你是历史系的,我见过你。”她笃定的语气让安雅一愣神差点儿夺路而逃,反正一个年级有一百多个人碰到一起的概率微乎其微——

  “安雅。我叫安雅。”安雅打断自己的胡思乱想也打断对方的突兀与直白,她受不了这个,再这样下去她会忍不住把什么界限循序渐进缓慢深入丢得一干二净,从里到外把自己掏个空,然后不出意料地吓走对方。

  “安雅,你一直很紧张。”

  哦对我是很紧张我恨不得现在立刻马上消失。

  大事不妙。

  “嗯——我得走了,德语老师无法忍受有学生迟到。那我们下次有缘再见。”安雅找了个借口合上笔记本起身,她此刻最想做的就是远远逃开。

  她已经方寸大乱了。

  “哈,缘分已经到了。我下一节也是德语课。”岂料尤利娅也起身向教室走去。“一起?”

  安雅一路都没怎么说话。


  安雅坐在课堂上走神,好半天才缓过劲来。等她意识到一个德国姑娘怎么会来听入门德语课程时,本子上所有的人名已经全都被她换成了Julia。

  还真是缘分已至啊。安雅苦笑。前排那个挺得笔直的背影闯进安雅的视野,她又想起那姑娘说话直戳戳硬邦邦的架势,摆明了也是紧张得口不择言。

  也没准是心直口快。


  还挺可爱的。安雅和尤利娅同时如此想道。


Fin.


评论
热度(17)

© 墨染残暮_复健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