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残暮_复健期

形影相吊。

主Aph雪兔/FGO梅林罗曼
杂食GGAD/FGO闪恩/月球萨莫/Marvel Stucky
正在复健

谢谢你们喜欢我。

Quake

是真刀。都是隐喻,非常意识流,灵感突如其来我写得非常悲伤😭



  冷。冷得发抖。但是现在正是盛夏,站在阳光里两分钟就会头皮发烫的那种盛夏。


  伊万有点儿发抖,但仅仅只是当事人自己才知道的那一种颤栗。从心脏开始到胃到指尖,他抖得停不下来,并且满心为此感到困惑又恐惧,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可能的诱因太多了,两只手都数不过来。而且最糟的是他因为这些恐惧抖得更厉害了,正反馈调节,真要命。

  但这一切压根就没人看出来。在所有糟糕的事情里这可能算是最糟的一件,他甚至无法求救,跟医生说我一直在用别人看不出的微小幅度发抖?而且不知为何伊万很清楚这不是客观上的身体原因,他可能会被转交到精神科去,最后的解释八成会是压力过大或者是他糟糕的童年导致了性格缺陷从而引发人际危机——好吧虽然这些都是事实,但这些炸弹引爆的后果绝对不是这个。伊万自己知道。


  该死的。我要吐了。伊万拼命把自己的脊背压在座椅靠背上试图制止颤抖时这么觉得,但恶心感只是虚张声势,他根本吐不出来。根本没东西可吐。如果只是没吃东西还好说,就算是吐胃液都是解脱,起码不用忍受这种折磨。但不是这个原因。他根本没东西可吐。

  就像酒保手里摇过来倒过去的摇酒壶,这份颤栗似乎试图将他的内在混做一团,或者是为了填补空洞。他不知道是哪一种,所以才为此感到恐惧。天啊混成一团之后谁还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说不定是炸药。他的内在有太多未曾被统一的矛盾了,夹在中间的感觉一点儿也不好。


  或许正是因为两者的对立与摩擦产生了这种无法抑制的震颤。谁知道。


  停下了。


  伊万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发现自己正穿过人群遥遥看着一双赤色的眸子,人流如织流光错影,现在发生的这一切几乎不可能。

  他根本不可能看清。他也根本不认识那双眼睛。

  “你好啊——”

  我想叫他基尔伯特。

  “你好啊。”

  根本就不可能。

  潮水太凶猛而连线又太过于脆弱。


  有那么一瞬间,基尔伯特注视着他的眸子里几乎流露出了一线可以被称作是真正的悲哀的神情,而明明他们根本素不相识,就连名字都是猜测。但伊万为此而感到一种错觉般苦涩的温暖,像是一颗恒星在注视着另一颗行将消逝的恒星。

  也只是一闪而逝。

  “你好啊。”


  伊万只是兀自笑了,眼前一片光怪陆离什么也看不清,是眼泪。那双眸子不在了,他知道,因为颤抖回来了,而且剧烈到他觉得脏腑俱碎。那个笑容是目见海市蜃楼的旅行者死前悲哀的自嘲,连希望都是讽刺。

  伊万突然就撑着自己的大腿向地下吐了起来,碎掉的心一块一块掉在地上。

  不知道是突然有了能够满溢而出的内容物还是生生多出了一块空洞。伊万只是疼得要命又急切地希望自己就此死去,尽管这一切根本就不可能成真。


fin.


评论(7)
热度(33)
  1. 饮酖止咳沙之书 转载了此文字
    吸吸
  2. 饮酖止咳墨染残暮_复健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沙之书
    请让我流泪

© 墨染残暮_复健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