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残暮_复健期

形影相吊。

主Aph雪兔/FGO梅林罗曼
杂食GGAD/FGO闪恩/月球萨莫/Marvel Stucky
正在复健

谢谢你们喜欢我。

Cocytus

  @酖 觉得阿酖应该会喜欢,姑且算是一篇点文吧......分析见评论

Attention:有一段对恶心场面的描写,可能会引起不适


是异常浪漫十五题的“向地下溶洞系统的深处走去”


  基尔伯特迈出下一步时意识到自己的鞋子已经湿透了。

  到处都是积水,不时有长相奇异的昆虫迅速躲开手电筒的光线。他走得太远了,谁也不知道他此时身处何方,哪条路是通向哪里的也全靠猜测,但基尔伯特不太在乎这个。从醒来开始就发现自己现在在不知道地下多少米的溶洞中,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这个溶洞系统足够大,一时间倒不至...

Quake

是真刀。都是隐喻,非常意识流,灵感突如其来我写得非常悲伤😭


  冷。冷得发抖。但是现在正是盛夏,站在阳光里两分钟就会头皮发烫的那种盛夏。


  伊万有点儿发抖,但仅仅只是当事人自己才知道的那一种颤栗。从心脏开始到胃到指尖,他抖得停不下来,并且满心为此感到困惑又恐惧,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可能的诱因太多了,两只手都数不过来。而且最糟的是他因为这些恐惧抖得更厉害了,正反馈调节,真要命。

  但这一切压根就没人看出来。在所有糟糕的事情里这可能算是最糟的一件,他甚至无法求救,跟医生说我一直在用别人看不出的微小幅度发抖?而且不...

是胡乱摸鱼即兴写作,私心觉得不够好看。

娘塔大学生paro,双向暗恋。


  安雅紧张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就低头看自己的德语笔记。那个德国来的姑娘坐在她对面,耳机里的摇滚歇斯底里。棒球帽底下的赤色眼睛盯着她后面的某个地方,安雅偷偷瞄一眼,以为是在看她,一瞬间又慌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安雅正在心里打鼓,对方却摘掉一只耳机同她搭话。话里无非是闲聊学校的风景食物老师,安雅中规中矩地应答,拘谨得出了一身汗。

  “尤利娅。”

  “什么?”

  “叫我尤利娅就好。”...


夜航

摸鱼,最近总是晚上睡不着躺在床上用手机现打,明明困得要命……

基本剧情就是这俩晚上去外边划船浪荡结果翻船(bushi)了,难得地玩得很开心还对着对方傻笑,我发誓这是糖


  船桨划破水面的声音溶在空气流动的声音里,伴随着这声音船向前缓缓破开水中的宇宙,水波碎成无法辨认的月影星光。皓月疏影在水面上聚散分合,仿若那湖面之下的世界正动荡不宁。

  挂在船头的灯火摇曳不止。

  基尔伯特一个猛子从船上扎进水面,水花湿了伊万的围巾。不知道是谁在笑。湖下的世界碎掉了,明亮的银色光芒在破碎的平面上显得流光溢彩。风裹挟来草木和泥土新鲜得微微...

摸鱼,没什么深意,甚至没考虑措辞也没改过,只是想夸安雅是仙女(你

食用愉快


  安雅和尤露希安手挽手走上桥廊时并没意识到环尾狐猴的存在。

  一声吆喝响起。狐猴们纷纷从林梢上飞跃而起,被扰动的叶子哗啦啦地响,小小的狐猴在叶子里蹭来蹭去,露出半截尾巴和小脑袋。尤露希安尖叫起来,就像小时候她第一次看见安雅一样。她受不了这么可爱的小东西,小奶狗,小奶猫,坐在茶杯里露出两只耳朵的小兔子,不安分的仓鼠和圆滚滚的肥啾,虽然平心而论后者仅仅是她的个人喜好。

  一只小狐猴跳到扶木上,盯着尤露希安看。尤露希安兴奋得直掐安雅的胳膊,而安雅好...

睡不着,写个段子。

叙事时间是冷战时期,对话内容是窝窝兔。内容涉及战争,两个人都有不干净的地方,慎入


  “我曾对你说过什么,基尔伯特,我曾对你说过什么?”伊万的声音轻柔而冷漠,它们贴在基尔伯特的耳畔,萦绕不去。“我说求求你,基尔伯特,这与他们无关,求求你。”

  伊万沉默。微笑。留给基尔伯特一点回想的时间。

  “然后你说,我无权决定,布拉金斯基。你对他们开枪。对我开枪。那孩子拼命抓住我的手,求我救救她。基尔伯特,你听到过数以千万计的惨叫和求救声同时在脑海里炸响时的声音吗?那比炮击要响亮多了。”...


【百日雪兔/ Day29】遥夜沉沉

雪兔无差,国设,主叙事线的时间是现在

Side A是基尔伯特视角,Side B是伊万视角。夜既是时间概念,也是基尔伯特丢失自己的象征

起码一年没好好认真写东西了,这篇真的特别意识流而且还夹叙夹议带抒情(考场作文写太多),情节破碎体裁不清,ooc和不好吃都是我的锅

  @百日雪兔集聚地 


Side A

  那是一个夏夜。

  风不停地把窗帘掀起又卷走,纱幔在空气中飘摇不定。房间的楼层很高,他们的脚下是阑珊灯火,头顶是浩渺星河。空气微凉,如水在身侧流动。

  基尔伯特听到远方火车鸣笛。听...

随手摸个鱼,是女孩子们的日常,甜得发腻


  尤露希安醒来时天还没亮,安雅在身旁辗转难安。她摁亮手机屏幕,六点半了。

  “安雅?”尤露希安还没醒透,声音沙哑模糊如这黎明。“拜托,今天是周末,你可以再多睡一会儿……”

  “尤露,”安雅的声音犹犹豫豫,出奇的小,而且还说不出是不是正在细微地颤抖。“我又痛经了……”

  尤露希安一下子坐了起来。

  “你醒多久了?为什么不跟我说?老天啊你一定是疼醒的!”尤露希安抓乱了自己的头发又用手指勉强梳了两下,这让她看上去像只困惑又愤怒的狮子。...

短打 即兴写作 露单箭头普

看成是非国设角色处在国设的处境会比较合理,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在把角色置于一种超现实的环境下讨论压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跪倒)

含有强烈的个人感情色彩,有少量dirty talk


  “我爱你,对不起我爱你……对不起……”

  他跪在地上。他哭得声嘶力竭。

  谁也看不见。谁也听不见。就像是空气和光都被抽走了,他把自己锁进了一个恒星和大气都无法触及的地方。

  无法触及。

  “我不该喜欢你……对不起。”...


Wonderful satire

Warn:短打 不合时宜的比喻与渎神


  “耶稣他妈基督。”基尔伯特忍不住爆了粗,而这一切的原因不过是他在加/里/宁/格/勒的街头碰见了他早就知道会碰见的人。他早知道会碰见伊万,因为他就是想在伊万面前渎神。为什么?谁知道。

  伊万没笑也没被激怒。无趣。

  “基尔伯特曾经是个虔诚的教徒,还为了他的信仰和我打架。”

  伊万从他的鼻子里哼出一声轻笑。他比基尔伯特高,如果站得足够近,基尔伯特想和他对视就只能仰头。基尔伯特直到现在还对这事儿耿耿于怀,尽管这实在是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儿。...


1 / 3

© 墨染残暮_复健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