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摸个鱼,是女孩子们的日常,甜得发腻


  尤露希安醒来时天还没亮,安雅在身旁辗转难安。她摁亮手机屏幕,六点半了。

  “安雅?”尤露希安还没醒透,声音沙哑模糊如这黎明。“拜托,今天是周末,你可以再多睡一会儿……”

  “尤露,”安雅的声音犹犹豫豫,出奇的小,而且还说不出是不是正在细微地颤抖。“我又痛经了……”

  尤露希安一下子坐了起来。

  “你醒多久了?为什么不跟我说?老天啊你一定是疼醒的!”尤露希安抓乱了自己的头发又用手指勉强梳了两下,这让她看上去像只困惑又愤怒的狮子。

  “嘿,别这么紧张。”安雅轻轻笑了一下。“我刚醒十分钟,而且疼得也不是很厉害。你再睡一会儿吧,过一会我也睡着了。”

  尤露希安回头看了一眼安雅,对方已经快要在被子底下把自己缩成一团了。她撂下句话:“乖乖躺着别动,我待会出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

  五分钟以后尤露希安带过来一杯红糖水和暖乎乎的热水袋,她把东西放下以后拎起大衣披在身上:“先把水喝了,我出去给你买药。”

  安雅把热水袋揽在怀里,偷偷笑了。


  尤露希安开门进来的时候裹挟进来一股新鲜的风和尘土的味道。安雅本来已经迷迷糊糊睡着了,听见关门声稍稍睁了下眼。“我就说等一下我就睡着了……”

  尤露希安没好气地翻了下眼睛,把空杯子拿走冲了半杯药递给安雅。安雅就着玻璃杯子狠狠灌了两大口,就在尤露希安把空杯子带到厨房的当儿,安雅伸手抓住了尤露希安的大衣。

  “你真好闻。”安雅在笑。

  然后安雅赤(hx)裸着半个身子跳下床,趁着尤露希安还没来得及出声表示反对轻轻啄上对方的嘴唇。

  她尝到清晨的城市将醒未醒的味道,她尝到尤露希安身上清新的年轻味道,它们嗅起来就像是柠檬叶和土壤,像是还未到来的夏季。

  她真美啊。

  尤露希安把杯子放在桌子上,转身把安雅打横抱起来丢在床上,用被子结结实实把对方裹起来,一点也不恶狠狠地威胁:“不把自己好好裹好,以后就再也别想亲我,听到没有?”

  安雅又在偷偷笑,她趁尤露希安把衣服脱掉爬上床准备再睡个回笼觉的时候认真地捧着对方的脸来了个长长的,缠//绵//悱//恻的湿(hx)吻,就像很多久别重逢的恋人会做的那样。这样一来方才的威胁又显得毫无信服力。

  尤露希安叹了口气,一把把安雅搂进怀里。

  “我现在一点儿也不疼了。”安雅笑得浑身都在抖,完全不顾隐隐作痛的下腹正跳动着抗议她撒谎。

评论(4)
热度(19)

© 墨染残暮_复健期 | Powered by LOFTER